19.2.06

花‧期待

1月18日,夜,外面寒風細雨,病房裡站著我和Winnie媽。

Winnie媽輕輕碰一碰她已經腫了的左手,她雙眼吃力微張。
「妳看誰來探妳了。」Winnie媽說。
「喂,妳快點康復,我們再去逛街、看戲、吃你妳喜歡的咖喱,好嗎……」隔著口罩,我輕聲地說,但話聲未落,她已閉了雙眼。
她依舊躺在ICU的病床上,當然不能給我任何反應,更不用說那塞著喉管的嘴。但霎那間,我好像感覺到心電圖上有微微的起伏。
算是她的回應嗎,抑或是我的錯覺?

護士說她己漸漸好轉,抗生素已發揮了效用,血壓回復正常,氧氣需求量大大下降,但肺功能仍然偏弱。

我送給她的花,原來己經被Winnie一家帶回家中,並好好的照料著,還給它拍了幾幅相片,好等她醒來可以看到。
「那些花很漂亮哩,所費不菲吧……我每日都有給她澆水,現在還長得不錯,說不定林穎欣康復回來,還來得及親眼看見它哩。」Winnie媽真的很樂觀且健談。

看到她有點起色,心中大感寬慰。
回程途中,心中哼唱著Longwave的"Wake Me When it's Over"

Wake me when it's over
Wake me please
Wake me when it's over

When all the noise has gone
Anything you want,
I will give away
Just to watch you go

2 則留言:

aries 說...

好有feel既一則blog
尤其最後那段歌
很配合你現在既心情

匿名 說...

^^..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