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06

激情與陶醉的一晚:
Dirty Three - LIVE in Hong Kong - (超強)回顧 !

這次是我繼Franz Ferdinand之後,第二次欣賞外國樂隊的表演,當晚的表演實在令人驚嘆、難忘。

先介紹一下Dirty Three這支來自澳洲的Post-Rock樂隊。

一行三人的Dirty Three由小提琴手Warren Ellis(上圖右)所領軍,演奏的曲目偏向傷感而纏綿,編曲是一貫Post-Rock格局的時急時緩,但有别於冰島Sigur Ros 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唯美Post-Rock風格,Dirty Three的樂章 (留意我用「樂章」,而不是「歌」) 留白的地方沒有前者的多,細而密,而且Dirty Three極少用到Vocal,而著重以小提琴聲為主旋律帶出細膩而動人的氣氛。

當晚與友人F君及其友人K君,走了一段斜路後,來到位於中環堅道的明愛中心會堂,走到附近,只見牆上一張小得可憐的紙牌,草草地指著表演場地的方向,而所謂售票處只不過是兩個人站在門口一角,等進場人士付錢拿入場票,交收那刻感覺就像進行一些不見得光的非法交易一樣。 (just kidding :P)

回想當時4月Sigur Ros來港時的鋪排,除了隨處可見的地鐵廣告之外,亦不乏有媒體的訪問,而表演場地更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簡稱「九展」),以一隊Indie Band來說那次幾乎可以說是「總統式」的安排,「有米」的主辦單位實在應記一功,相比起Dirty Three這次的排場,後者規模實在小得近乎可憐,有點兒同人不同命,怎樣說他們也是同級數的樂隊。

在昏暗而帶點悶熱的走廊等了十數分鐘,觀眾魚貫地進入了一個類似學校禮堂格局的表演場地,前面的舞台亦是簡單而細小。觀眾人數不多,就算最高峰時,估計都不到二百人,又難怪,可能宣傳資源有限,若不是之前在的MCB討論區(Indie迷集散地) 的宣傳,知道的人恐怕會更少,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觀眾都以年輕人為主,有的看來比我還年輕,像是大學生,看來籌備單位似乎有在大學宣傳過。

表演開始,先來的是一隊來自台灣的Supporting Band,叫做”GoodBye NAO!”。這隊Band當晚的表演實在有點不知所謂 (還是我不懂欣賞?),總之不敢恭維。”GoodBye NAO!”的隊長出場介紹完自己叫甚麼Band之後,四位成員各安本位把弄樂器,演奏出一些無規則的音牆,但隊員之間並沒有任何contact,只是各有各玩,起初我以為他們只是在調教樂器,誰知越看越不對勁,隨意的Noise-Rock音牆底下,成員間的行為開始失常…… 只見結他手不時用塑水樽扔向放在地上的結他,Bass結他手開始鬆開其bass結他上的弦線,隊長結他手更粗暴地用尖物刮斷結他弦線,眼見樂器慘遭蹂躪,場面實在令人不忍卒睹,而鼓手依然若無其事地自顧自玩奏。這段開頭看得我目瞪口呆,看來他們是想用另類而極端的「方法」去令到樂器發聲,製造出特別聲效,但真的「另類」得過分(過火)。而友人們都認為他們好像不太尊重這次演出,上台只表演了一輪「拆線」之後便便怱怱離開,不明所以,不知所謂。

好!輪到戲肉,萬眾期待的Dirty Three之後很快出場。全場歡呼拍掌歡迎。

Dirty Three三子進場,小提琴手Warren Ellis滿臉鬍子,形態像極一個醉酒的流浪漢,幾乎令人認不到他,整晚他都很熱情親民,動作多多,口沬遮攔,不時逗得台下觀眾哄笑,而近期大紅的James Blunt (唱”You’re Beautiful”那位) 亦成為他的諷刺對象。

他們全場落力演出,絕無因為眼前細小的規模而想過交「行貨」或敷衍了事,Warren Ellis的激情奔放,加上鼓手Jim White (上圖中)收放自如的高超技巧,成功帶動觀眾投入其演出,而音響效果亦比想像中好,令人徹底忘掉身邊簡陋的配套環境。

自問對Dirty Three的歌的認識僅限於之前他們宣傳用的十多首MP3,所以有部份歌曲不知名目,但這無阻我欣賞他們表演的興致。別看他們只有三個人,但他們所用到的樂器也不少。最令人目不暇給的是鼓手,整場不斷轉換鼓棍、鼓掃、及「大頭」鼓棍,忙忙碌碌的,務求擊打出不同的效果,又不時用上木魚般的敲擊樂器,又放一些小鈴鼓在 “Hi-Hat” 和”Crash Cymbal” (俗稱”查查”)上,製造出富豐而具層次感的效果,再加上他如行雲流水般的高超Jazz鼓技巧,看得我這個鼓迷目眩神馳,眼睛眨也不眨。

小提琴手的花款也不少。當然,他不會蹂躪他的樂器,全場大部份時間他都「正常」地使用他的小提琴,但有時他會用手像結他一樣彈奏小提琴,出來的效果相當清脆,聲音紮實。
(無獨有偶,Sigur Ros亦會反其道而行之,用小提琴捧拉奏結他,Post-Rock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另外他會用上一把古舊的12弦曼陀羅琴 (Mandolin) ,琴色清亮而細膩。最驚人的是他在末段用口吹小提琴,他側著小提琴,用嘴似乎是貼著樂器的弦線和木板之間,吹出了尖銳而幽幽的長音,技驚四座,全場拍掌讚嘆。

第一個高潮是到了第三首(或第四首,不太記起,可恨我忘了他提到的那首歌的歌名),Warren Ellis用手彈小提琴奏起Intro,帶起歌曲,之後整首歌越奏越急,充滿了能量,而且是那種Dirty Three少見的跳躍節奏,我(們)完全沒料到Dirty Three可以玩出如此強勁的節奏感,那一刻我(們)已被徹底被攻憾,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節奏擺動身體,驚嘆得令我(們)無話可說,情緒High到近乎忘我,全場氣氛高漲到沸點,刺激得又如坐過山車一樣。終於,那首歌完了,前一刻我還質疑自己的存在,直至觀眾爆出了如雷一樣的掌聲和吶喊,我才知道返到了現實世界。

這就是「世界其中一支最好的Live樂隊」演出的威力。Bravo !

刺激過後,他們當然不乏一些拿手的聆聽系樂章,適時地調和了原本急激、緊張的氣氛,盪氣迴腸,動人得緊緊抓著觀眾的耳朵,滴水不漏的瑰麗音場充斥著整個場館。小提琴手投入得像著了魔一樣,有時一邊拉一邊招牌式踢腿,有時跪下,甚至躺臥在地上,再加上時暗時明的燈光下,他一臉鬍子的形象平添了一種戲劇性效果。

另一個Supporting Artist是來自內地的新晉女唱作人張懸(她的樣貌不錯哩..^^),她為Dirty Three唱了其中的一曲,但可惜可能因為Microphone設置得不太好,樂器聲幾乎蓋過她的聲音,所以無奈我們只聽到一堆夢囈般矇矓的唱音,難委她真的一臉陶醉和投入。
(其實我是期望她可以拿起結他和Dirty Three 一起“Jem” 歌。)

另一幕高潮就是當他們奏起我最喜愛的 “I Remember a Time When Once You Used to Love Me”,幽幽而高吭的琴音,清楚易記的旋律,感動得無以名狀,情感脆弱得令人融化,有甚麼美好得過一支出色的樂隊在你面前演奏你最喜愛的曲目。

歌曲"I Remember a Time When Once You Used to Love Me" 試聽:




他們演出了大約一個半小時,雖然短了一點,但看到他們如此精彩的演出,實在已經值回票價,$250,平民價錢欣賞世界級演出,夫復可求。所以我在這裡將美好的記憶化作文字永遠保留著(當然還有一堆「鬆郁矇」的照片和影片),好教他日回味。

表演結束後,我與友人F君、K君,到附近的特色大排檔,暢飲暢談,亦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世上難得有知音,如此愜意的氣氛之下,成為了當晚我最好的Bonus。

[連結: 當日照片]

10 則留言:

龍崎醫生 說...

我對Dirty Three雖然沒有認識,但不難在你文中感受到他們在音樂上的造詣。

很高興聽到你在百忙中享受到激情和陶醉的一夜

Noise Kelvin 說...

Re:龍崎
係呀,個晚真係相當難忘哩~
雖然個主辦單位係weak左 D ..
但好在 佢地 都唔介意..仲好落力

快樂牛郎 說...

好好好好想睇佢地呀
除了Slint以外我最喜歡既post-rock band就係佢地。

Noise Kelvin 說...

Re: 快樂牛郎:
冇錯..自從睇完佢個show ..我更加鍾意佢地..
Slint都係 Post Rock Band ..?
都想聽下 !

Kay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快樂牛郎 說...

SLINT可以講係Post-Rock既始祖
就算15年後再聽都完全唔覺得舊。

gar~* 說...

Slint 最近都密謀重組呢, 不過要來香港就勉強少少了 :)

Noise Kelvin 說...

^^有機會 我都聽下 Slint先

Godspeed 說...

寫得好詳細
個曼陀林琴應該係八弦 , i remember a time... 都係我的最愛呢
$ 250 完 有海報有CD ~超值 !

Noise Kelvin 說...

Re: GodSpeed
係呀,認真抵哩,就算睇一場香港Show都隨時唔止哩個價錢~

睇你個名(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都知你應該係Post-Rock迷 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