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12

嘈音結他祖師朝聖之夜: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Live in HK



演唱會開始前的一整天, 我腦海中不斷盤旋著他們的名作"Just like Honey"和"Happy When It's Rain"的旋律, 心情既興奮又期待, 畢竟如此級數的noise-pop 樂隊重組並且到港對新舊樂迷來說都是一件難得的事. 而現在重看2006年筆者所寫的搖滾演義當中一篇有關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下稱JAMC)的拙作時, 而現在竟然有機會親眼看到他們的演出, 整件事令筆者感到不可思議.


JAMC對另類搖滾的影響力有幾大那篇舊作已經提及, 在此不贅, 但簡單來說, 他們在音樂上, 形象上, 甚至台風上都奠定了Noise-pop/Shoegazing這種另類搖滾的重要分支. JAMC的號召力果然不凡, 演出開始前不久, 會場門外已經人頭擁擁, 當中不少是成熟的中年人士, 有些看來樣子老成持重, 但大家都有講有笑, 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又難怪, 畢竟他們才是正式受到那些年JAMC的搖滾洗禮, 對於我們這些追聽返經典的80後青年, 兩種意義當然不同.


本地樂隊The Yours作為暖場嘉賓, 都算表現稱職, 成員統一穿著彩花裇衫西褲, 打扮講究, 玩的是帶有美式noise-rock風格, 有點像樂隊Yuck的那種, 但比Yuck多點英式Post-punk樂風, 對於第一次看他們演出的筆者來說也算是有驚喜, 印象良好. 暖場嘉賓完成演出後, 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主隊JAMC才在人群的叫喊中出場, 感覺很大牌的性格. 當然演出沒有發生他們早年近乎暴動的瘋狂事情, 但暴烈的嘈音結他演奏令到觀眾情緒沸騰, 氣氛熾熱, 而在場的所有保安人員幾乎全是體格魁梧的黑人, 相信是為了"更有效"地應付一些一旦失控的人群吧(?), 而他們亦在演唱會途中亦抓獲了一兩個企圖衝台的觀眾. 舞台背景用金屬架簡單地排出一個十字架形狀, 隨著他們的演出閃著不同的燈光效果, JAMC的隊名本身是來自一個宗教忌諱, 諷刺地在舞台上放十字架, 除了盡顯霸氣, 亦延續了他們一貫的反叛態度 (同時加強了這次演唱會的朝"聖"意味?).



[Picture source:is.asia-city.com]


[Picture source:Music Survaillance]
前排不少過度活躍的觀眾又跳又撞, 表現忘我, 這一切情境令筆者體會到:廿多年後雖然他們老了, 活力減退了不少, 但音樂依然令我們感到興奮刺激, 這就難怪廿多年前年少氣盛,全力開動時的JAMC有令人群暴動的能力. 大哥William Reid(上圖左)雖然身型發福了不少, 一手爆烈刺耳的結他嘈音依然"好狠勁", 沒有絲毫走樣, 結他裡運用了大量guitar feedback和distortion, 加上巨大音量, 令筆者感覺彷如被厚厚的音牆所包圍, 當William在歌曲solo片段中起勁地刷弦, 傾瀉出瘋狂的結他嘈音時, 在場觀眾隨即反射性地尖叫起來. 雖然音響不是很高質素, 但音牆當中的層次和變化依然明顯, 而且這個圓拱型的中型室內表演場, 嘈音結他在有限空間裡迴盪, 效果比之室外應該會好點.

當然JAMC的歌曲不是一味兒的結他狂炸, 他們另一賴以成功的元素:流行溫婉的調子仍然不少, 經過上半部份大搖大滾的歌曲刺激過後, 中段"Some Candy Talking"和"Happy When It Rains", 流暢易聽, 都令觀眾不自覺地投入唱和.


[Picture source:Music Survaillance]
主音Jim Reid (上圖右)樣子看來越老越型, 看不出已經5字頭的年紀, 他全場都唱得很賣勁, 不時舞動咪桿, 好不投入, 但似乎礙於場地音響質素所限, 人聲部份似乎不是很細緻. 他們兩兄弟的演出時的默契本來無容置疑, 但一段小插曲卻發生在"Halfway to Crazy", 一開始William伴著主音Jim奏了一段結他, Jim隨即唱了一段, 但之後Jim突然叫停, 而且是反覆這樣叫停了兩次, 搖著頭跟William說話, 筆者聽不清楚他們說話, 但個人估計是Jim開始唱的時候發覺結他的Key夾不到他的唱聲, 是以要William糾正一下, 而最後自己則調整了一下聲線繼續唱. (其實就算William結他真的彈錯了, 觀眾們也不太可能察覺得到), 但也有說法是根本Jim是疏於排練而至失手入錯Key, 而不是William的問題. (如果有讀者在場的話不妨也分享自己對事件的看法).

我明, 我明, 當晚為JAMC的樂手的確是大有來頭, 包括前Lush(90年代經典Shoegazing樂隊)成員Phil King, 也有筆者喜歡的Power-pop樂隊Fountain of Wayne裡的鼓手Brian Young獻技, 但筆者的視線的注意力幾乎未離開過JAMC裡的兩兄弟Jim與William, 始終他們才是"最核心的JAMC核心成員".(:P)


[Picture source:Music Survaillance]
對香港樂迷來說, 全場最大的亮點之一莫過於My Little Airport的女主音Nicole(上圖左)被獲邀為"Just like Honey"獻聲, 她在台上戰戰兢兢, 溫柔地唱了當中的和聲部份, 有點可惜是原本場內人聲部份已經不是太突出, Nicole柔弱的聲線更加輕易被蓋過, 但無論如何, 這亦是是次演唱會一個幾甜蜜的時刻.

來到Encore前的最後一曲"Reverenge", 那種震撼程度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Jim故然唱出了箇中的頹靡粗獷的感覺, William亦完全表現了一手精彩的嘈音結他技藝, 那股懾人的張力, 澎湃的能量, 瘋狂的結他狂飆, 相比之下, CD原曲只能用"溫柔"來形容.

JAMC實際表演的時間其實只是大約一小時十五分鐘左右, 的確有點意猶未盡, 但總算很多喜歡的曲目都表演過(如果包括"April Skies", "Darklands", 相信會更滿足), 而且全程少有冷場, 很多時間都"HIGH"爆, 況且以JAMC以往作風, 較短的表演時間也是筆者可以預計得到, 至於簽名會嘛, 以他們的特立獨行的個性, 沒有簽名會是常識吧. 當晚真的見識了這隊經典Noise-pop樂隊的風采, 筆者覺得觀看JAMC不獨是完成甚麼歷史任務之類那種可以瞬間抽離的情感, 而是令筆者重新理解他們, 亦從當中發覺自己原來比想像中更喜歡他們. 離開後, 帶走的除了深刻的回憶外, 還有維持了整整一天的耳鳴感覺.
某程度上, 他們真的瘋狂得很.


Setlist:
Snake Driver
Head On
Far Gone and out
Between Planets
Blues from a Gun
Teenage Lust
Side Walking
Cracking Up
All Things Must Pass
Some Candy Talking
Happy When It Rains
Halfway to Crazy
Just like Honey
Reverenge
Encore:
Hardest Walk
Taste of Cindy
Never Understand
.

1 則留言:

王衍襲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