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6

Evangelian (1)


看見好友的Blog「龍崎醫生」談他喜愛的動畫,談得如此用心和精采,我亦不禁在此介紹一套我最喜愛的動畫 ------「新世紀福音戰士」(Evangelian),日本動畫史上最具影響力的作品。它並不是一套打打殺殺又一集的庸俗、膚淺機械人卡通,除了細緻的人物設定,流暢的分鏡等等出色的製作外,它當中所涉及的宗教、心理學、靈魂學、形而上哲學等等課題都使它被著一塊神秘的面紗,層次完全超越一般的動畫。

今次集中談談我最喜愛、而且最有感覺的角色----主角: 碇真治。

不能不承認這個主角實在設定得很破格,好一個完全反英雄主義的角色。一般動畫的主角給人的印象都是衝動、莽撞、熱血、思想正面、有正義感、有團體精神,視同伴如己出。但碇真治的出現,徹底否定了上述對英雄主角的詮釋,他內向、羞澀,而且思想負面、被動、避世、孤獨、感情用事、不善交際、對自己缺乏信心。

碇真治母親在他小時候便過世,而且原因離奇、不明。失去母愛,工作狂一樣的父親離他遠走到NERV組織工作,對他的態度若即若離,甚至近乎冷漠、無情。但母親和善親切的面孔,烙印在他腦海中,和她短暫的相處和薰陶之下,使碇真治擁有善良、溫和的性格。但缺乏父親的關懷,除了令他頓失所依,父親碇源堂令人(他)不解的冷漠行徑,令他對父親的形象感到恐懼,動畫中就經常用一個由下而上的鏡頭望向碇源堂的正面,來模仿用碇真治視線角度,形象化地表達他那種對父親權威的畏懼,是如此巨大而具壓迫感,而自己又是那麼弱小。

同時他為了吸引父親的注意,都很用心地學著駕駛初號機,期望不拘言笑的父親,能認同或讚許他的能力,希望父親能至少能對他說句「做得好」。記憶之中,好像只聽過碇源堂對他說過一次「做得好」,而且那種口吻,只是上級對下級的官腔式讚許,全不帶任何父子之情,甚至感情,但都己經令主角喜上眉梢。

另一方面內向的真治似乎懷有強烈的戀母情結。他對複製自母親的綾波麗產生了若有若無的感情,甚至妒忌父親出乎意料地親近的綾波麗,但另一方面他亦要拼命地去贏得碇源堂的肯定和讚揚,矛盾的想法對他造成了沉重的心理負擔。

對我來說最震撼的其中一幕,應該是真治眼白白看見自己駕駛著,但已失控的初號機,瘋狂地虐殺同伴兼好友的機體,那一刻他己經近乎崩潰邊緣,發狂地試圖拉控制桿制止,但徒勞無功,最後只有看著重傷危殆的好友被抬出機體,那種心理上的震撼似乎己經超越一個十四歲少年所能承受。

衝擊、逃避、迷茫、被開解、再接受,整套動畫像是隨著主角的情緒波動而推進。每個人都可以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心靈的傷處,每個人都能從他的行為中看到自己懦弱。逃避,接受,再逃避,再接受,每個人都難免會處於人生不同的關口,重要的是你還有得選擇。

2 則留言:

龍崎醫生 說...

形容詞用得很好啊!!
另外加上視覺描寫(由下而上的鏡頭),令人更能感到真治對其父親的所施的壓迫

朋友也說我這個心理病態人應該要看,看完你的介紹,我更加想看!!

catstitch 說...

i think a work will be appreciated if it can touch the spirit of audiences~
最好能夠感同身受啦~